半生熟 沐清雨纽约时报:WeWork可能就是无底洞 软银或深陷泥潭

[摘要]现在,半生熟 沐清雨已经向WeWork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软银,将会再投入数十亿美元,希望能够收回投资。该公司的业务--租赁空间、翻新并出租给“会员”--并不赚钱,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可能不赚钱。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办公共享空间初创公司WeWork曾经表示,它将改变办公空间市场,重塑人们的工作方式,提升世界的意识。但最近几周,崇高愿景下的残酷现实已经显现。

在筹备中的首次公开募股以失败收场之后,这家公司的资金迅速告罄,亟需救助。本周二,WeWork的第一大外部股东软银向其提供了最后的摆脱困境的方式--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新融资,但剥夺公司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对公司的控制权。尽管诺依曼的超增长战略让WeWork陷入困境,但他在放弃特别投票权并退出董事会后,卑鄙的我国语仍可以带着10亿美元离开。

WeWork的尝试非常棘手且代价高昂。这家公司试图在古老的办公空间转租模式中植入先进技术的基因。WeWork的凋零凸显了向经验不足、但口出狂言要颠覆历史悠久行业的首席执行官投钱的危险。“WeWork的基本业务模式与房地产商别无二致,”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教授维贾伊·戈文达拉扬(Vijay Govindarajan)说。“我们不要自欺欺人称它是一家科技公司。”

现在,已经向WeWork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软银,将会再投入数十亿美元,希望能够收回投资。该公司的业务--租赁空间、翻新并出租给“会员”--并不赚钱,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可能不赚钱。

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在周二选择了支持WeWork及其雄心勃勃的使命。“作为全球领先的技术颠覆者,经历WeWork刚刚面临的增长挑战并不罕见,”他在新闻公告中称。“因为WeWork的愿景保持不变,软银决定通过提供大量资本注入和运营支持,对该公司加倍注资。”消息人士透露,软银已为WeWork制定出为期三年的业务复苏方案,并打算让公司高管、无线运营商Sprint的执行董事长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兼任WeWork的执行董事长。

WeWork的员工正在为裁员做准备。房地产专家表示,该公司将不得不大幅缩减增长计划,甚至可能因缺乏付费客户而放弃最近几个月租赁的部分办公场地。

就在若干周之前,山西万荣二小WeWork还曾计划向公开市场投资人出售股票,而且该公司的承销商们声称这将是近年来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之一。但在华尔街投资者对该公司的巨额亏损和不寻常的公司结构让诺依曼获得巨大权力犹豫不决之后,WeWork的上市计划被取消了。

消息人士透露,软银对WeWork的估值为70亿美元,远低于今年1月对这家公司投资时的470亿美元。软银对WeWork的救援方案由四个主要部分组成。软银将加快对WeWork的15亿美元投资,该公司已承诺于明年进行投资。软银还将从包括诺依曼在内的WeWork其它投资人手中回购30亿美元的股权。此外,软银还将向诺依曼借款,并聘用他为公司顾问。此外,软银将向WeWork提供高达50亿美元的贷款。WeWork董事会最终选择与软银交易,而不是摩根大通5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提议。

消息人士透露,考虑到软银已投入的资金,只有当WeWork最终以150亿美元或更高的估值出售或上市时,软银的收购才会成功。一旦交易完成,软银表示它将拥有WeWork大约80%的股权,但补充说它不会持有WeWork的大部分投票权。当被问及软银将持有多大比例的投票权时,软银发言人未予置评。

WeWork并不是唯一一家软银支持的陷入困境的公司。软银及其规模达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也对Uber和Slack进行了巨额投资,而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价在上市后就开始暴跌。

多年来,孙正义一直豪赌,向快速增长的初创公司注入资金,将让这些公司获得比竞争对手更快的发展,并在自己的行业中确立主导地位。但最近,孙正义似乎放弃了这种做法。在上个月的一次企业务虚会上,他向与会企业家们表示,他们需要在上市后的几年内,更加专注于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软银对WeWork的收购,是要拯救其最大规模的投资之一,而目前软银正处于关键时期:正筹备发行第二只愿景基金。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软银能否将WeWork变成一项可持续的业务。该公司最近的财务报表显示,它每年都在亏损数十亿美元,而且接近于耗尽资金。

市场分析师表示,软银的救援计划赢得了一些时间,但WeWork仍需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整个过程的一线希望是软银收购了它们,”研究公司Bond Angle的首席执行官维基·布莱恩(Vicki Bryan)说。

消息人士透露,在过去的几周时间里,软银高管一直在为WeWork开发新的业务计划。他们希望出售和关闭亏损部门,并部分的进行裁员。截至6月底,WeWork员工超过1.25万人。软银还认为,WeWork应该离开软银三年内看不到能实现盈利的城市,而转向已表现良好的城市,如纽约和伦敦。离开业务亏损的城市的计划是有道理的。但这意味着放弃租赁,这将激怒房东,他们可能会拒绝与该公司做生意或要求更严格的条款。

软银还可以削减支付给经纪人的丰厚佣金,并寻求提高其提供办公空间的价格,以获得更多营收。但这可能会促使习惯廉价租金的企业客户四处寻找其他办公场所。

WeWork之所以吸引客户,主要是与需要长期租赁合同的传统房东相比,它提供了一种更灵活的租赁办公空间的方式。对这样的空间有着大量的需求。但问题在与,软银关注的大城市,许多同行和业主也涉足了这项业务。

“基本概念就是这样,”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教授比尔·奥莱特(Bill Aulet)说。“但它走得太远太快了。”

无论WeWork发生了什么,软银已保证诺依曼能够全身而退。该公司计划向诺依曼提供三年期约4.25亿美元的贷款,用于偿还摩根大通、瑞士信贷和瑞银集团的股权抵押借款。诺依曼持有大约30%的WeWork股权,他将向软银出售价值约10亿美元的股权。消息人士称,他必须使用至少1亿美元的收益来偿还贷款。诺依曼还将放弃特殊投票权,并离开WeWork董事会,成为软银的顾问。软银将为他的建议支付1.85亿美元,诺依曼将被禁止创办另一家公司或从WeWork挖走员工。(腾讯科技编译/明轩)

上一篇:火柴天堂伴奏美国宇航局局长:人类能在2035年登上火星下一篇:capital cities小米公司发布公告:林斌已获委任为副董事长
时间:2019-10-28 09:08